“伽蓝艺术计划”第二期主题展日前在上海举办,当代画家徐喆受邀带来一场名为“颜”的作品展。该计划是伽蓝集团发起的文化艺术活动,主题均围绕着“东方美学艺术”。徐喆用西方式的油画技巧,描绘中国古典仕女的神情和妆容。

伽蓝公司以徐喆的作品作为装饰 (摄影/覃斯波)

去年11月,伽蓝艺术计划的首个艺术展“潜艺墨画”于上海拉开帷幕。而今年,他们邀请了徐成为第二期主题展的艺术家。这场名为“颜”的主题展展出了他从2006年以来的作品。从为张爱玲创作的《绝世名伶》系列到2012年的《柳如是》,徐的画技不断地进步。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此等女子不只存在于曹植的《洛神赋》中。眼波带醉慢慢流动,樱桃小嘴好似含珠——徐笔下的女子是旧中国的,她们的纤纤细手离不开尖尖的玉簪、团团的羽扇或长长的烟杆;她们举止慵倦、似醉非醒、发髻高挽、悠游闲逸。承载她们玉体的近似铁线描的线条让人不禁想起了《唐宫仕女图》。

“我是一个用画笔选定自己人生道路的人。”跟随爷爷画国画的脚步,徐从正统的国画起步,为他的绘画功底打下基础。不过,接触了西方艺术后,徐又改用油画作为叙述自己观点的语言——他觉得应该用更时髦的方式将中国的传统艺术发扬光大。“将传统艺术保存,并不意味着要一成不变,像国外许多历史悠久的时尚品牌,都是在保持自己经典风格的同时不断创新和发展,才得以真正保存品牌的精髓又不会被时代淘汰。我们的民族有优秀的传统文化,新生代有义务将其发扬光大。”他说。

徐笔下的中国女子穿上西方的时尚衣着,展现出一幅幅如花美态。在徐的《游园惊梦》组画中,Ann Demeulemeester、Lanvin、Comme des Garcons、Balenciaga、VeraWang、Viktor& Rolf等10多个高级时装品牌的时装设计被他自然地融入画中。徐说,“让传统的中国女子们穿上代表世界潮流的服饰,我想展现的美是把握当下,指向未来。”

对话当代画家徐喆

你画过这么多美女,谁是你心中最美丽的女人?

奥黛丽·赫本。我欣赏她对生活享受的态度,那是一种姿态。她身上综合了女性各种元素——可以俏皮、可以美艳、可以高贵、可以清纯⋯⋯她拍了那么多电影,每一个角色的性格都不同,她把女性最内在的美都表现出来了,而我作品也是这样演绎每一位女性的。

那张爱玲呢?你以她为主题画过很多画。

张爱玲是我最爱的作家,我有一套作品以她命名。我喜欢读她的小说,奇怪的是读完之后即刻又会将故事情节完全忘记,需要从头再来。我觉得,我喜欢张爱玲不单是因为她的作品厉害,更因为在她身上看到了一种令自己惊艳与愉悦的气息。

你都是从真实的女性身上获取灵感的吗?

我会从不同电影形象身上获取灵感,今年的作品“柳如是”就以《柳如是》这部电影为基础。我曾一度认为“月亮是外国的圆”,但看了《大明宫词》后,想法改变了。这部剧作在中国历史故事中运用了莎士比亚戏剧式的陈述方式,完全打破了常规,打通东西文化间的隔阂。这激发了我如今的创作。

你曾以一些奢侈品牌的服装作为绘画内容。

那是和JOYCE的一次合作。中国很多品牌都觉得与国外艺术家合作就能增加曝光率,但这些机会为何不留给中国的艺术家?反过来,国内艺术家也可以考虑多与国内的品牌合作。

平时你也很关注时尚?

我会比较关心时尚信息,看杂志看秀。但大部分绘画的灵感还是来自我身边的朋友,很多朋友的生活状态,一颦一笑都会是我的灵感。

明年的作品会有什么新变化?

一年前,我的作品受欢迎,事业高涨,朋友也多了起来。虽然有那么多朋友,但也经历了被利用、背叛和欺骗。获悉Alexander McQueen自杀的消息之后,我顿感人生舞台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于是作品中所采用的颜色也不似以往那么鲜艳,偏灰色调。明年的作品会放轻形式感,趋于平静。或许,我觉得自己活开了。我一直对自己说,可以静下来了。

徐喆2012 最新作品《柳如是》系列

2008 年,徐喆与JOYCE 合作, 推出了以Vera Wang和AnnDemeulemeester的时装为灵感的作品系列《 游园惊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