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从何而来的感受,自小就认为弹钢琴的女子是最曼妙的,至少在那一刻,她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天鹅。带着这份情愫,长大后,我给自己买了架钢琴,偶尔换上白色长裙,坐在那里摆弄两下。

自从入了“中国书画”这行,听西方古典音乐便少了。从骨子里觉得中和西在根本上就是不能结合的,加之怕失去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东方古典”感觉,硬是将海顿、莫扎特和贝多芬收了起来。

12月5日,清晨再听莫扎特。从广播中得知,1791年的这一天是莫扎特病逝的日子。而历史的巧合是,国画大师李可染先生,也在12月5日辞世,那是198年后(1989年)的这一天。虽相隔近两个世纪,却同是艺术巨匠,让人不得不感叹冥冥之中的命运安排,如同时空中两条看似毫无关联的线在此交合。

为了纪念这个日子,我再次听起了莫扎特。这次的感受不同,在他的音乐灵魂中,我竟然找到了关于“东方古典”的感觉。

暂且不谈音乐与绘画艺术的异曲同工之处,只谈莫扎特与中国书画家的共同点,那便是,都拥有一颗诗人的心。

《费加罗的婚礼》——一首争取自由的宣言诗;《安魂曲》——一首的从挣扎到安息的长律诗;《魔笛》——一首明朗欢快的乐府诗……莫扎特是音乐界的诗人,是诗人中的音乐家。他倾注了自己毕生的心血,用灵魂谱写着这些旷世巨作,每个音符都深入人心,直击心灵。

我时常在欣赏一幅绘画佳作时,感觉像是有旋律从耳边飘过,原本以为这只是源自我对音乐的热爱;我也时常在倾听一首动人乐曲时,感觉眼前出现了美丽的画面,原本以为这只是因为我的“职业病”;专访画家时我不止一次听他们提到,创作时一定要以西方古典音乐为伴……无论是看画还是听音乐,佳作总能让人坠入诗情梦境。

直到今天,在我重听莫扎特时,才找到了音乐与绘画之间的桥梁。音乐与绘画原本就是相通的,而连接两者的,是作者那颗“诗人的心”。

无论是山水花鸟画还是人物画,如果用文字来描述其内容与境界,都可以诗歌的形式表达。而在莫扎特的音乐中流动的,本身就是一种无国界的语言,抒发和宣扬着对生活、对世界的理解和期待。

莫扎特的全名为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阿玛多伊斯(Amadeus)为拉丁文,指“上帝所钟爱的人”。的确,上帝给了莫扎特太多超乎常人的天赋,也正因如此,他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多么宝贵的精神财富!

220年前的12月5日,历史记住了这一天,因为维也纳古典乐派代表人物莫扎特。

22年前的12月5日,历史记住了这一天,因为中国画大师李可染。

2011年的12月5日,让我们共同纪念这一天,因为两位艺术巨匠汇合成了艺术时空的交点。

从此,音乐与绘画又多了一个不可分割的理由。我翻出了那些张久末听过的西方古典音乐C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