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中国文物报》(2015-03-03)作者:文/ 泽荣李辉芳图/李晓红

 

“世代居住的地方是家乡,世代沿习的生活是民俗。”2015年1月山西民俗基本陈列正式开展,全省范围内的系统民俗展这是第一次;与此配套的文物征集、保护、研究和文化宣讲同步推进。

在此之前,民俗博物馆与其定位存在差距。2003年10月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在原山西省博物馆馆址太原府文庙的基础上改制而成。成立之初,全力配合山西博物院进行文物搬迁,2006年文物搬迁和人员调整基本完成。山西省民俗博物馆以遗留下来的少数文物为基础,先后制作了“馆藏近代服饰”“千秋孔子”“灯影春秋”“黄土风情”等基本陈列;同时根据社会需求每年举办各种历史、书画、摄影等临时展览。2009年被国家文物局评定为国家二级博物馆,2013年太原文庙列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由于各种原因,民俗博物馆在民俗文化的系统研究、展示方面进展甚微,民俗文物的征集、修复、研究工作也处于相对滞后的状态。为最大程度实现博物馆的公益价值,在新领导班子的带领下,民俗博物馆开展了系列自我提升工作,明确了馆庙结合的发展模式,并确立“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工作原则。2012年起先后开展了5·18民俗专题活动、山西民间老油灯展、民间刺绣木板年画专题展、山西民间艺术等民俗展,逐步树立了“保护民俗遗产、研究民俗内涵、传播民俗文化”的发展定位。为向广大观众呈现山西的地域风情、民俗文化,山西民俗基本陈列作为重要任务列入日程。

  聚全馆之力自主办展

山西民俗基本陈列的策展工作2012年10月全面启动,当时条件下面临诸多难题:馆藏文物数量少不成系统,民俗研究几乎空白,陈展专业人员存在断层。馆里所有科研人员全部参与到策展工作中;同时,通过公开招聘,选拔专业人才及时补充策展团队。

经过多角度、全方位的讨论比较,决定以民俗印象和民俗记忆为主线,从衣、食、住、行、游艺竞技、市井、灯火、民歌戏曲等角度编写大纲。确定的两个板块八个单元分别为:民俗印象板块——乡土宜居、面胜佳肴、衣袭流变、意恐迟归;民俗记忆板块——市井记忆、童趣缤纷、烛影摇红、乐飨艺彰。

考虑到内容设计和形式设计的统一问题,各个单元以综合策展的方式分配到具体小组,责任到人。小组成员老中青搭配,新同志在基础工作方面多下功夫,老员工在实践、经验方面帮带新人。小组根据大纲内容形成设计理念和实施方案,方案以三维效果的方式呈报技术部门。边学习、边摸索、边出方案,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各个单元的形式设计和施工计划基本完成。

制作阶段,为深入了解展览制作的规律,同时在工作中锻炼队伍,两个板块分别采用自主制作和招投标的模式。中标单位负责效果图、材料和工艺等方面,策展小组主要负责验收;这种模式需要策展人员与设计公司之间有充分的沟通,否则展览的科学性、内涵性和艺术性不能有效展示,容易陷于形式漂亮、内容单薄的局面。

自主制作的选材、造型和工艺由馆内技术人员自主完成,可根据制作情况完善方案,选择符合展览气质且经济的材料,也能根据现场环境和文物摆放调整照明和展览氛围,缺点是容易受到经验和工艺的掣肘。

凝练民俗味道

民俗是百姓间流行的风尚和习俗,反映的是群众的日常生活,让展览接地气是本次策展的重点。只有展览活起来,才能唤起有经历之人的回忆和感动,给未曾经历之人以独特的文化感受。这不仅需要在展览用语和形式上拉近与观众的距离,还要凝练出浓厚的民俗味道。

以宽视角选取特色鲜明的展示要点。民俗文化同时兼具个性和共性。就北方地区而言,山西有特别的民俗现象,但大多数还是共性掩盖个性。展就要展特色,凸显个性,以此为指导选取了与百姓生活密切相关又有地域特色的内容:源远流长而盛行乡里的社火戏剧;独特的杂粮文化和面食工艺;因材因地的窑洞、石片房的村落居所;兼备山道、河运、关口的行旅环境;老太原特有的近代市井文化。

老百姓的话才能说出老百姓的味儿。展览用语尽量用老百姓常用的词,言简意赅地把问题说清楚。展览以“世代居住的地方是家乡,世代沿习的生活是民俗”拉开序幕。《乡土宜居》以“山西民居顺应自然、利用自然、融于自然,是天人合一的建筑典范”点明其特点。《面胜佳肴》以“有历史、有滋味、有情感”表现自然和历史条件下山西面食的独一无二。《意恐迟归》以“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提炼主题,从出行心理引出行旅习俗。展览形式从内容找素材,强调统一又有创新。《乡土宜居》制作了波澜起伏的黄土高原地貌,常见民居嵌于其中,展现“天人合一”的意境。《面胜佳肴》从材料、工艺、花样、故事四个角度凸显特色,以“面食树”的形式将面食花样的区域特点蕴含其中,同时又有“面食之根”的寓意。《衣袭流变》采用了传统的盘扣作为造型来突出中国的服饰文化。《意恐迟归》突破了以物展物的局限,从出行心理引出旧时山西人的出行避忌、历史自然条件、交通工具等,展示了完整意义的出行民俗。《乐飨艺彰》采用场景、互动、展品互相结合的方式,能看、能听。《烛影摇红》以矩阵陈列的形式展示260余盏老油灯,在灯光和集群效果的衬托下,非常壮观。

展览根据文物和内容特点,设计了多种互动形式。展览序厅设置一个直径2.42米可触摸的牛皮大鼓,鼓面中央有多点触摸显示屏,观众可以通过触摸的方式浏览山西民俗概况和图片。《乡土宜居》《面胜佳肴》《意恐迟归》对部分展品实施裸展,可通过手指的触感来品读展品的细节。《市井记忆》忠实再现了老太原的古街道和老字号店铺,半景效果及塑胶人物造型细腻逼真。《童趣缤纷》的互动区内可以动手玩孔明锁、九连环、玻璃弹球等传统游戏。

  突破条件限制创新策展模式

依据内容安排文物是本次展览的一个重要突破。

一般情况下,博物馆策展遵循“藏品情况—内容设计—形式设计”的模式,有什么样的藏品办什么样的展览,有多少藏品办多长的展线。展品少还要办好展览,经论证分析,策展采用了一个新的模式“内容设计—形式设计—征集文物—补充更新”。理论上讲,民俗文物是百姓常用品,民间尚有比较丰富的留存,目标明确应该可以征集到需要的藏品。

根据内容确定展品清单,现场制作与文物征集同步进行。实践证明这种模式对民俗展览是完全可行的。现场制作完成之时主要文物都已到位,达到了“以文物传达内容”的要求
。文物征集一是通过媒体、单位职工获取各地民俗文物的留存情况、继承者的信息和个人意向;二是走访各大古玩市场,根据清单搜寻藏品,由专业买家负责鉴定和议价;三是借用兄弟单位和个人收藏者的藏品,征集过程遇到一些要价过高的展品,也采用协商借展的方式。

这种模式还为展览的后续完善提了条件,一旦发现品相更好、更能吸引人的民俗文物,可随时调整更换。新模式圆满完成了既定目标,又实现了开放式可更新的效果,避免了展品几年如一日的弊端,一举多得。

围绕展览带动关联

工作此次展览还带动了文物修复、管理和文化宣讲工作的推进。

在征集展品的同时,文物修复、管理问题随时浮现。征集到的文物都有不同程度的污渍,部分展品存在缺损。为适应展览要求和文物的保护管理,馆里成立了文物修复室,由经验丰富的老同志负责,实现了文物随时征集、随时清洗修复、随时入库。个别展览急需的大型文物,修复工作在现场开展,修复完成即可及时入位,减少了文物搬运过程造成的损坏。

本次展览内容丰富、形式精练,存在大量的潜藏信息,为此,除配备讲解员外,还对所有的值班人员进行文化培训,要求基本掌握陈列主题、主要内容、展品信息,随时解答观众的提问。预展期间,通过报纸、网站、微信、广播进行广泛宣传,还与部分媒体达成深入合作的意向。

可以说山西民俗基本陈列是山西省民俗博物馆完善民俗展示体系、充实藏品、提高科研与管理实力的综合举措,也让馆长宁建英“一直希望通过各种展览和活动让全社会关心和关注民俗博物馆发展”的夙愿有了实现的基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