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中国文物报》(2015-10-27)齐吉祥

看了中国文物报2015 年8 月18 日博物馆周刊登载的《从美开始》一文和编者按,我有两个点赞,一是点赞中国文物报对博物馆讲解工作的关注和对讲解员的关爱,再是点赞马率磊对讲解的感悟和所收获的美。由此引发了我的两个话题:

一、讲解不靠背稿,讲解员需要具备广博的知识

马率磊在文中讲道:“在最初的几个月里,无论面临什么样的观众我只能指着同样的器物、背着同样的话语、走着同样的路线。以至于,慢慢地连我也都感到厌倦了。”这是大实话,是讲解工作的一个过程,本人刚走上讲解岗位的时候,也是如此,那时,对于观众所提讲解词以外的问题,都只能说三个字:“不知道”。那观众呢,也是三个字:“不满意”。随着时光的推移和工作的进行,我认识到,背稿是讲解员的必修课,但讲解又不能靠背稿。讲解可分为熟练背诵、生动讲述和因人施讲三个层面。刚刚踏进讲解的门槛,对展出内容没有什么专门知识贮备的时候,只好背诵已有的讲解稿,这有如婴儿时期的走路,虽然也是走,但毫无稳健、自如,更谈不上轻快和节奏。讲解员在背稿阶段尽可能做到熟练、亲切、自然,再有个人良好的声音条件和相貌体态,往往也能获得观众掌声。背稿是辛苦的,背熟了似乎就轻松了,一些人就此喘口气,天天以熟练背诵接待观众。当然也有一些展期较短的展览,讲解员不得不靠背稿接待观众。如此,也给社会造成一种误解,认为讲解就是背稿,一个“背”字和讲解员如影相随。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一天下午,收看中央电视台一个专题节目,主持人介绍陕西一位男讲解员的优秀事迹,我很兴奋,然而,在节目结尾的时候,这位主持人说的是“听他背的多么熟练”。我顿时五味杂陈,心中有难以形容的痛苦。

由熟练背诵向生动讲述的演进,一要精神的作用,二要知识的积累。首先要将讲解工作视为事业,将观众视为衣食父母,有一种努力做好讲解工作、诚心诚意为观众服务的意识,有了这种精神的驱动,才能真正置身于讲解,才能对所需知识孜孜以求。马率磊在文中说:“开始仔细观察每一件器物的表面,寻找可以让观众感兴趣的细节,搜集与之相关的故事,挖掘隐藏在它们背后的历史文化”。这无疑是完全正确的。讲解员对展品不仅要知道“是什么”,更要在“为什么”上下工夫,即要对展品本身(诸如质地、纹饰、铭文、工艺、色彩、完残情况) 知识进行详尽的学习,还要对与之相关的内容(如发掘或流传的情况、同类器物的存世、该质地器物的历史、所反映和关联的人物事件等) 进行发掘,这种“为什么”的学习是渐进的、持续的。在“为什么”上有了进展,才能摒弃那个“背”字,依据讲解稿的脉络,根据自己对展览、对展品的理解,进行生动讲述。

由于观众在年龄、爱好、身份、参观目的、文化程度等诸多方面的差异,讲解员除了在“为什么”上下工夫,还要知道“给谁讲”,也就是要调查、研究观众,了解各种层面的观众有什么特点,他们为什么来博物馆,怎样满足他们的需求,如何发挥讲解员的引导作用等。有个哲学命题叫“一切从实际出发”,将这个命题引申到讲解上就是“因人施讲”,要在调查、了解观众的基础上,进行有针对性的讲解,或者称个性化的服务。

简言之,博物馆的第一个字是“博”,与之相应,讲解员的知识也应该“博”,而且是有一定深度的博。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日积月累,自然有个时间问题,可是对当今大多数讲解员来说,他们完全做不到,因为他们是“临时工”。

二、讲解工作不是熟练工种,讲解员不能“临时工”化

当前博物馆讲解有两个现象很值得深思和解决,一个是志愿者比讲解员讲得好,一个是讲解员流失得快。有一个很有影响的大馆,2006 年招了25 名讲解员,陆陆续续走得仅剩了6 名,2006 年以后分五批招了21 人,尚留8人,流失率为70%。还有的馆年年要招新讲解员,因为以前招的又走了。讲解员流失率如此之高,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属于劳务派遣工,其工资、福利和在编人员有很大差距,70%以上的派遣工讲解员月工资在2000 至3000元之间,他们不是不爱讲解工作,而是为生计所迫,不得不寻求收入多一些的工作。

我国文物事业领导部门历来是很重视博物馆讲解的,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博物馆“三部一室”的编制体例时,群工部居三部之一。1987 年以文化部办公厅文件形式印发的《全国博物馆群众教育工作座谈会纪要》中要求博物馆“配备专职群众教育工作人员,使之成为博物馆业务部门的重要组成部分”,“群众教育工作人员应享受业务干部待遇。”那时的讲解员大都具有高度的事业心、责任感和比较丰富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大江南北涌现了一批优秀讲解员。然而从上世纪末开始,有的博物馆打着改革的旗号,开始将讲解员列为编外人员,开启了讲解员临时工化的闸门,继之越来越多的讲解员成为合同工、派遣工,甚至有一些馆仅社教部主任是在编人员,社教部其他人员均为编外。这种做法不仅严重削弱了讲解工作,造成整体讲解水平下滑,其做法本身也是违背我国相关法规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劳务派遣暂行规定》明确规定“劳务派遣只能使用在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三类岗位上”,还规定使用被派遣劳动者数量不得超过其用工总量的10%。临时性、辅助性、替代性这三类岗位有哪一类和讲解工作沾边呢?10%的总量更是被几倍的突破。各级相关领导是不知道这一规定,还是明知故犯呢?这算不算当前我党正大力纠正的“不作为”呢?我也注意到,有一些博物馆的领导尽力留住名额,使在讲解工作中表现突出、自身条件又较优秀的讲解员经

过考核,成了在编人员,我由衷地为他们点赞。可惜的是,这种馆太少了。讲解员的编制问题不能靠一个馆、一个馆去解决,希望文博主管部门做些调查、研究,提出指导意见。

我期待着讲解队伍的状况能有一个大的改观,我坚信能改观、会改观,因为博物馆事业要持续发展,因为中华民族有五千年的文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