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币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集藏人生/钱币收藏/ 正文

春闻幽兰秋看菊

春闻幽兰秋看菊,夏观绿竹冬赏梅。什么地方?中国金币总公司新近推出的“四季金条”中。当然,这种闻,这种看,这种观,这种赏,都是一种借用,或者说,是借助“金条”的金碧辉煌的平台,借助设计者的精妙独到的构思,达到原始而真切的效果。 既然为“四季金条”,肯定是以季节作为转换点。自然界中的一年四季,分春,分夏,分秋,分冬,一季之中,又有“孟”、“仲”、“季”3节。季,周而复始;节,循环相生。这之中,每一季都有自己的气象变化,每一季也都有自己的形象代言者。中华文化几千年延续,形象代言固定为模式,这便是“春兰”、“夏竹”、“秋菊”和“冬梅”。中国金币总公司发行的“四季金条”,以此为题材,将中国传统的存储方式(金条)与传统的文化现象有机结合,形成了独一无二的观赏与保值相融的纯金藏品。“四季金条”不仅仅创意独特,其设计,也有别具一格的张扬个性,虽简单,却大气,虽纯朴,却雅致,虽明快,却凝重。正因为如此,“四季金条”的文化色彩,远远超出它的经济色彩。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列在“四季金条”之首的,当然是“春兰”。兰处深山,不以境寂而色逊;兰居幽谷,不因谷空而貌衰。历史上,兰是一种文化通性,也是一种人格象征:不因谋官而取媚于人,不因求仕而沽名钓誉,史上以“君子”而誉之。文人吟其诗,作其画,说到底,就是想能过春兰展现自己的人格襟抱,认同自己的精神品性。“四季金条”中的“春兰”,设计上偏向现代简约色彩,寥寥兰叶,随风而动,亭亭花瓣,迎春而开。虽是大写意浮雕,但枝叶萧疏,笔墨纯净,传统中国画的风韵依旧隐于其中。形如白玉,冰肌玉骨,香如幽风,淡淡绵绵。通过画面,仿佛能闻其香,瞻其容,感其情,也仿佛能走入空谷幽兰超脱人间凡俗的高尚境界。 “四季金条”的人性化设计,表面看是季节的变换,实际是四季之中的心情变换,心境变换。夏风夏月中,“夏竹”彰显的,是竹的虚空,竹的萧疏,竹的劲节,推而广之,是与竹一样的文人胸怀。“傍窗而植,赏月投之秀姿;临池而栽,顾波泛之倩影。”虽然“夏竹”的画面上,我们不能直接感受风的清幽,月的清朗,但设计者传递出来的信息,仍能让我们隐隐听见清风中簌簌之声,依稀看到夜月下疏朗之影。在旧时文人心中,竹筛风弄月,竹轻而不佻,竹无心随和。“顶疾风扬其劲节,沐春雨耸其玉笋,披月辉露其窈窕,偎峭石显其轻灵。”想想看,这是一种什么的境界!苏东坡曾感叹,“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竹之挺拔劲节,竹之超群脱俗,在“夏竹”金条中,得到了完美地展现。 相比之下,“秋菊”金条的画面,在“四季金条”中,最为热烈,最为奔放。这也正是菊花“傲然临霜怒放于群芳凋零之际;不畏肃杀尽展其万方娇媚之态”的可贵之处。在设计者的笔下,秋菊凌霜自行,不趋炎势;迎风盛放,丽而不娇。再与大气而粗犷的“秋”字相融,秋菊之美,与天与地与人,达到了高度合一。如果说春兰空谷自适,折射的是高士遗世独立的情怀,冬梅斗霜冒雪,折射的是壮士不屈不挠的人格,那么秋菊集二者品质与一身。千百年来,儒之精道之神始终影响着中国士大夫,使之拥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胸襟。达观乐天,开朗进取,儒道双修,不肯放弃高远目标,也只有秋菊,才能尽显这种人文性格。 四季轮回至冬,便能见“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金条“冬梅”,强调的则是梅花的“清逸”。梅花以清癯见长,象征隐逸淡泊,坚贞自守。其隐喻的清逸之气,不仅是古代隐士的品格,而且是士大夫的传统文化性格。金条“冬梅”的画面,笔墨不多,但依旧有梅的高标独秀气质,倜傥超拔的风韵。枝干虬曲,傲然铁骨,寂寞傲立,幽幽冷香。这种不屑与凡桃俗李共争春艳的品质,蕴含着中国传统文人恪守的道德精神和人格价值。事实上,金条“冬梅”更有一种报春的明朗,这虽与传统意义上的“冬梅”有些许抵触,但却增添了“四季金条”的积极意义。 “四季金条”的设计,统一为一个模式,左为书法大字,以“春”、“夏”、“秋”、“冬”区别,相对应的“兰”、“竹”、“菊”、“梅”四季花卉,为简略中国画笔意,“己丑”以印章落在画右下端。非常欣赏改造方的宣传语,叫“淬炼金银,传承文化”。这款金条的设计,基本达到了这个目的。

我要评论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jcrs 或查找公众号 精彩人生 即可。